close

這是一個很特別的體驗

我的眼睛自從萬芳醫師說醫療極限後把我轉到台大看診

然後又在台大醫師宣判無救之後

這個自己就是試著去接受明年的這個時候左眼會瞎掉的事實

這是種無奈的悲傷

等待的恐懼與害怕

經過了不到一周後的今天得到釋放

而且是釋放了這半年來的眼睛白天最佳視力只能停留在0.5

晚上最佳視力加了小孔聚焦之後也只能看到0.3

這是加了度數鏡片後也無法改善的狀況

 

在老師的幫忙下

首先我回溯到了車禍現場撞擊時

當時的我腦子回溯著我的往事印象中的事情

就像電影情節般的快速閃過我的生平發生的事情

首先我說:老公對不起我先走了孩子拜託你了!

然後一附很安心的可以走了的感覺

這是一種走了無憾的感受~

然後接著是跳到了我的初戀

是狠狠的一巴掌打在我臉上

回到了那個時空我很清楚的看到他的臉

那個慢動作清楚的上演著

他的右手舉起重重揮下

原來當時我的左臉左眼都受傷了

做了處理之後

我安心了也幸福了

然後又回到了我的車禍後的現場

這次我的左臉左眼也確實受傷了

但是卻是大陸的法醫告訴我

我忽略我的眼睛好久好久

之後的半年有都沒有注意它

換做是你,眼睛會說什麼呢?

"妳這麼不注意我!我乾脆瞎掉算了!"眼睛憤怒的說著

(這麼可怕阿~)

"真是對不起了現在才注意到你,但是我很難過也想好好待你阿"我說

然後灰色的管子,是神經通往腦子反應區

它斷掉了~眼睜睜的看著對面有斷掉的另外一半

老師說是著修復它~或是幫她們接起來打個結吧!

我竟然回答說:恩!可是好痛!

它可以慢慢接上的只是需要一點時間..

觀想著白色的點點光用虛線的方式連接著對面斷掉的那一斷

正在修復著修復著....

 

我跳到了綠色的青山,好舒服的畫面,有綠色的湖泊,很清楚的山,樹的葉子

重要的是還看到白鷺鷥與其它不知名的鳥類正在飛,跟著小鳥快速的移動著我的眼睛,我卻看得很清楚很清楚。記住了這個清晰的感覺,在老師做完了處理之後,我慢慢的睜開眼,我四處的看看,感受著有些不一樣卻說不出的感受,最後我選定了屋裡的菩薩觀看,這是一尊木雕的菩薩,沒戴眼鏡的我原本看祂是不清楚到只看到土土的一陀,但是仔細的盯著瞧了以後,我從嘴角微笑著,到漏齒大笑,直呼怎麼會這樣!因為我慢慢的看到了菩薩的五官,看見祂在對我微笑著。

腦子理只浮現著一個念頭:我要去驗..我要去驗,我一定要去驗眼睛的度數。

腦子理快速的轉著哪裡可以快速的檢驗我復活的左眼呢?

戴上眼鏡之後發現異常得暈眩,有些不舒服了,邊聊天之中我邊將眼鏡從鼻樑上往下拉,往上推,重複著這個動作…

因為我發現,它越看越清楚,左眼比右眼優秀了。

導致戴上眼鏡後會有一些不適應。

車禍後一直是右眼代替左眼在看,醫生說這是人體補償作用機制。

車禍前左眼比右眼看得更遠更清楚,但是這場車禍奪走了我的左眼的視力,在這種視力之下我忍受著生活上的不便與痛苦。

做完這次處理之後,竟然能馬上如此深刻的覺察,我看到了。

 

往搭捷運的陸上,有一間眼睛行,按耐不住的興奮,我說我要買隱形眼鏡

但是我不知道我的度數,希望能幫我用儀器測量,

在機器驗光部分,數據顯示我的近視度數與散光度數,比上週在台大檢驗時雙眼都減輕了約25度與50度的落差。

坐上親自測量台上,驗光師從低開始往上調到我應該有的度數來配,

調到我看的狀態,最舒服最精楚的狀況後,推開鏡片儀器。

我低著頭問驗光師,面板上顯示我的最佳狀態度數,真的是這個數字嗎?

我的左眼不但可以看到0.9,清清楚楚的唸出該排的數字,而且兩眼視力近視度數與散光角度都減輕了。

走出眼鏡行,那種喜悅當然得馬上跟老公分享,嘴巴自然是笑到合不攏嘴。

與老公碰面的捷運上,真的是感動到想哭。

心理默念著,對不起我忽略你真久,也謝謝你還愛著我,願意讓我重見光明。

當然更要感謝老師的引導與處理。

當醫生告訴你醫療到達了極限,束手無策的當下,老師治療了我的眼睛。

這種神奇之旅,絕對是值回票價的。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絲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